南昌红谷滩男士养生的

    <span id="2762z"><output id="2762z"><nav id="2762z"></nav></output></span>

      <span id="2762z"></span>
    1. 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相關文檔 >

      網聯監管模式為第三方支付市場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添加時間:2018-07-17 11:24
        一、引言
        
        近年來, 以支付寶、財付通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發展迅猛。第三方支付突破了消費者經濟活動的時空限制, 為消費者日常消費活動帶來了極大便利, 因此受到了市場的歡迎并快速普及[1].然而, 由于現存的第三方支付市場普遍采取“用戶、支付機構、銀行三方直連模式”, 第三方支付長期游離于國家金融監管體系之外, 致使資金流動監管不透明、支付清算邊界不清晰, 行業隱含較大系統性風險, 一直飽受詬病。2017年8月央行正式發文決定成立網聯清算有限公司, 這意味著第三方支付市場正式納入國家金融監管體系, 彰顯了國家強化第三方支付市場監管, 著力化解第三方支付市場系統性風險的決心。自此第三方支付市場經營模式由“三方直連”變為“四方網聯”, 第三方支付市場迎來歷史性變革, 第三方支付行業進入網聯監管時代。
        
        監管方式的變革勢必給蓬勃發展的第三方支付市場帶來深刻影響, 網聯監管模式下第三方支付市場如何實現可持續發展, 成為值得研究的重要命題。張曉麗[2]從效應、障礙兩個方面探討了網聯平臺的成立對第三方支付市場的影響, 主張在加強政府監管的同時兼顧市場創新;李慶艷、張文安[3]從第三方支付機構、銀行、銀聯三個視角分析了網聯平臺成立對第三方支付產業的影響, 并對網聯平臺中立性、備付金監管等方面面臨的挑戰進行了探討;鄭文灝、張杰、黃安楠[4]通過深入分析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盈利方式及經營風險類型, 提出了構建網聯監管大數據平臺的構想。從已有的研究成果來看, 大部分研究都集中在網聯監管對第三方支付市場的影響等表層問題的探討, 對于網聯監管模式下第三方支付市場可持續發展問題尚未涉足。本文在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礎上, 通過對網聯監管的背景進行分析, 探討網聯監管模式對第三方支付市場的影響, 提出促進第三方支付市場可持續發展的建議, 這有助于我國第三方支付市場在網聯監管新時代, 走上可持續發展的新道路。
        
        二、第三方支付市場發展現狀
        
        伴隨著電子商務、新零售等新型商業形態的蓬勃發展, 尤其是移動互聯網等信息技術在商業領域的快速滲透, 第三方支付市場呈現爆發式增長, 第三方支付在我國金融體系中的重要地位日益凸顯。
        
        1. 市場規模持續擴大。
        
        根據比達咨詢發布的數據, 2013~2016年第三方支付市場的交易規模呈現持續性、爆發式增長態勢, 2013年為17.2萬億元、2014年為23.3萬億元、2015年為31.2萬億元、2016年為58萬億元, 2017年達到102萬億元, 復合增長率超過70%.近年來隨著移動互聯網、物聯網技術的成熟和應用, 催生了滴滴打車、共享單車等新興商業形態, 使得線上線下支付場景日漸多元化, 移動端第三方支付交易規模迅速攀升。據統計, 移動支付交易規模在第三方支付市場總規模已經由2015年的27.5%提升至2016年的46.4%, 預計到2023年我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將高達206萬億元。
        
        2. 市場競爭日趨激烈。
        
        當前, 第三方支付已經成為商業場景的重要入口, 為了在各類垂直行業爭奪商業場景, 越來越多的企業進入了第三方支付領域。截至2017年, 央行已發出第三方支付牌照271張, 其中有效牌照247張。從第三方支付市場份額占比來看, 支付寶、財付通憑借強大的阿里巴巴商業生態、微信社交圈以及海量用戶數據, 不斷拓展旅游、醫療、保險、網約車、共享單車、金融理財等多元化支付應用場景, 市場規?焖贁U大, 市場份額不斷上升。據統計, 截至2017年支付寶、財付通分別占第三方支付市場份額的49%和40%, 形成支付市場的第一梯隊。京東支付、快錢、翼支付、拉卡拉等支付機構則瓜分剩余11%的市場份額, 與支付寶、財付通存在明顯差距, 構成第三方支付市場的第二梯隊。綜合考慮第三方支付市場需求、支付機構數量、業務類型、經營規模等因素, 第三方支付市場呈現明顯的雙寡頭壟斷與過度競爭的局面, 支付寶、財付通等大型第三方支付機構競爭日益白熱化, 中小支付機構市場地位不保, 面臨較大的市場競爭壓力。
        
        3. 市場創新不斷加速。
        
        伴隨著移動互聯網等信息技術快速滲透, 第三方支付的金融創新步伐不斷加快, 主要體現在:一是支付方式智能化。在人工智能、感應識別、定位技術的推動下, 市場受理終端不斷進行智能化升級, 已經由傳統的磁條、芯片卡的POS機等接觸式支付方式向二維碼、付款碼、條形碼、人臉識別、聲音識別等非接觸式智能化支付方式轉變, 用戶的支付體驗大幅提升。二是支付衍生產品多樣化。借助大數據技術, 第三方支付機構通過對沉淀的用戶支付場景數據進行深入挖掘, 不斷推出關聯性的金融產品, 比如支付寶的花唄、借唄以及財付通的搖一搖、紅包等金融產品, 在滿足用戶支付衍生需求的同時, 也為第三方支付機構帶來了巨額的經濟收益。三是商戶收單業務便利化。“掃碼”支付方式的快速普及, 推動了商戶收單業務由線下收款向線上收款的業務遷移, 借助第三方支付平臺, 簽約商戶可以快速完成交易結算、賬目匯總、賬實核對, 極大地降低了商戶財務系統的開發和管理成本。
        
        4. 支付清算缺乏監管。
        
        當前我國第三方支付機構普遍采取“三方直連”模式 (用戶、支付機構、銀行) .支付機構通過在多家備付金合作銀行開立賬戶, 將客戶存在支付機構虛擬賬號內的資金以自己的名義作為備付金存入不同合作銀行, 在客戶付款完畢后, 支付機構在內部完成軋差、清算后, 發放指令給不同銀行調整賬戶金額。這種經營模式繞開銀聯和銀行監管, 整個交易過程被分割為獨立的兩個部分, 大量交易數據信息隱藏于各個支付機構內部, 導致第三支付體系碎片化, 監管機構無法掌握到每筆交易資金流轉的因果關系和資金流向, 只能觀察到支付機構在各個銀行所設賬戶金額的增減變動。這使得交易數據、資金流向游離于國家金融監管體系之外, 為洗錢、非法套現等非法金融行為留下了可乘之機。高達數千億元的備付金高度分散的存放狀態以及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內部清算行為, 使得這部分資金的監管處于失控狀態, 一旦出現資金鏈斷裂問題, 極易引發整個金融行業的系統性風險。顯然, 從源頭上將第三方支付市場納入國家金融監管體系是支付市場發展的必然要求, 也是國家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必要舉措。這有利于加快第三方支付市場出清、防范第三方支付機構經營風險觸發金融行業系統性風險, 防止第三方支付市場監管漏洞引起宏觀經濟政策失靈, 確保金融市場安全穩定發展。
        
        三、網聯監管模式為第三方支付市場帶來的機遇與挑戰
        
        1. 市場清算成本有效降低。
        
        在直連銀行模式下, 整個第三支付市場高度碎片化, 支付機構各自為政, 每家支付機構直連多家合作銀行, 造成支付網關多頭開發、系統運行成本居高不下等問題。網聯平臺成立之后, 第三方支付機構不再需要多頭連接銀行, 網聯平臺將承擔第三方支付市場的集中清算職能, 整個第三方支付市場結構由兩層變成三層, 第三方支付機構將按照統一的技術標準和費率等級與備付金銀行進行結清, 所有第三方支付機構獲得無差別市場待遇。這將大幅降低第三方支付市場的談判成本、系統開發成本和運維成本, 并且在市場規模效應的作用下不斷推動第三方支付市場的總體清算成本趨于帕累托最優。最終促使第三方支付機構將更多的資源投入市場競爭, 為更多技術創新、產品創新、市場創新提供可能。第三方支付機構與銀行連接方式對比圖如下:
        
        第三方支付機構與銀行連接方式對比圖
        
        2. 盈利方式亟待改變。
        
        從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盈利渠道來看, 絕大部分第三方支付機構的主要盈利方式仍然是交存銀行的客戶備付金產生的利差收入?蛻魝涓督, 又稱為支付準備金, 是客戶為完成市場交易, 預先支付給第三方支付機構, 并由第三方支付機構以自己名義交存銀行儲備的資金。以支付寶平臺交易擔保機制為例, 買方在購買商品時, 需要先將貨款劃轉到支付寶公司賬戶, 待確認收貨后, 由支付寶平臺向賣方劃轉貨款, 通常這個劃轉周期為15天甚至更長, 在此期間資金存放于支付寶在銀行開設的備付金賬戶, 這部分龐大的備付金可以產生巨額的利息收入, 被稱為第三方支付機構的“隱性收益”.網聯平臺正式運行后, 根據網聯監管新規將客戶備付金經過網聯平臺集中交存銀行監管, 且不再支付備付金利息, 第三方支付機構依靠客戶備付金獲取巨額利息的盈利模式將被終結。對于支付寶、財付通等大型第三方支付機構而言, 尚可依靠龐大的優質客戶資源、豐富的線上線下場景和強大的客戶大數據分析能力, 獲得支付增值領域的收益。但是, 中小第三方支付機構則因為失去這個“隱性收益”, 短期內可能面臨生死存亡的巨大考驗, 探索建立新的盈利模式刻不容緩。
        
        3. 市場競爭焦點回歸主業。
        
        在直連銀行模式下, 第三方支付機構的主要盈利來源之一就是依賴龐大客戶資源帶來的巨額備付金獲取的利息收入, 這決定了第三方支付市場競爭焦點在客戶資源、直連銀行數量及結算費率等方面。為了獲取更多的客戶資源, 支付機構大打價格戰, 采取補貼、折扣等方式在市場上“跑馬圈錢”.為了直連更多銀行獲得低結算費率, 支付機構投入巨大成本用于開發和維護銀行渠道, 這導致支付機構偏離支付服務的主業, 一定程度上造成支付服務市場的混亂和無序。隨著網聯監管新規的出臺, 清算功能將從第三方支付公司剝離出來, 第三方支付機構不再需要直連銀行, 只需要與網聯對接, 整個第三方支付行業將采取統一而透明的結算費率, 市場規則的改變要求支付機構必須將競爭重新聚焦于支付服務本業, 通過不斷創新支付技術, 拓展支付場景, 創新支付服務內容, 提升市場競爭能力。
        
        4. 市場競爭格局得到重塑。
        
        公平競爭是市場實現資源有效配置的前提, 網聯監管新規的實施將重塑第三方支付市場競爭格局。一方面, 直連銀行模式下, 支付寶、財付通等大型支付機構所擁有的備付金規模優勢以及由此產生的極差費率優勢, 在網聯監管新規面前將消失殆盡, 寡頭優勢地位將被削弱, 第三方支付行業中所有支付機構喪失了與銀行的議價能力、對接能力, 各類支付機構將統一連接網聯平臺, 按照公平的費率和業務標準展開市場競爭, 這將為各類支付機構的公平競爭創造條件。另一方面, 在直連銀行模式下, 第三方支付機構借助內部虛擬賬戶, 繞開銀行和銀聯的清算系統, 在機構內部對不同客戶賬戶進行軋差、清算, 客戶資料、交易信息、資金流向等交易數據隱匿于各個支付機構內部, 各個支付機構之間技術不兼容、系統不互聯、數據不互通, 整個第三支付市場嚴重碎片化。支付寶、財付通憑借龐大的商業生態圈沉淀了海量的客戶交易數據, 成為了事實上的“數據寡頭”.網聯平臺的建立將顛覆大型支付機構的“數據寡頭”地位, 按照“共建、共有、共享”原則建設的網聯平臺將成為支付市場的“數據中心”, 所有交易清算行為將圍繞網聯平臺進行, 交易數據將變為行業公共資源, 借助網聯平臺的技術和數據支持, 中小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產品開發、風險控制能力等將得到提升, 為與大型支付機構同臺競技提供了可能。同時, 統一、開放的網聯平臺將破除第三方支付機構之間的市場壁壘, 推動第三方支付機構之間的互聯互通, 這將為更多支付產品創新創造條件。
        
        5. 市場監管趨于嚴格。
        
        網聯監管模式與我國當前著力化解和防范風險, 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戰略目標相吻合。網聯監管新規實施后, 網聯平臺將被置于第三方支付市場的中心位置, 成為支付機構與銀行之間的數據交換中介, 整個第三方支付市場將被納入網聯平臺的監管中, 客戶備付金實現統一管存、統一監管、統一清算, 客戶、支付機構與銀行之間產生的用戶信息、交易數據、資金流動變得透明公開;支付市場交易行為變得可識別、可查詢、可追溯、可監控, 洗錢、套現等非法金融活動將被有效治理;市場出清的效率將大幅提升, 將為合規經營的第三方支付機構提供良好的市場發展環境, 推動第三方支付市場實現長期、可持續、高質量的發展。
        
        四、網聯監管模式下第三方支付市場可持續發展的舉措
        
        1. 加大支付場景拓展力度, 延伸支付產業鏈條。
        
        網聯統一清算、信息共享功能的發揮, 為第三方支付機構在公平競爭的環境中進行場景創新和業務創新提供了可能。當前第三方支付機構應當圍繞支付服務主業, 主動拓展產業邊界, 加大垂直市場細分, 不斷提升支付增值服務比重。一是努力拓展支付場景。隨著互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信息技術的快速迭代, 傳統產業邊界日漸模糊, 跨界經營趨于常態, 零售、娛樂、金融等傳統行業加速融合裂變, 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不斷涌現。當前第三方支付機構應當主動適應市場新變化, 快速響應客戶新需求, 主動嵌入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等領域, 從廣度、深度、高度等多個維度不斷拓展支付場景。二是努力延伸支付產業鏈條, 支付是商業行為的核心環節, 所有商業活動最終都需要依賴于支付行為來實現, 第三方支付機構應當充分借助網聯監管新規帶來的信息共享紅利, 加強客戶交易數據沉淀、分析和應用, 深度挖掘交易數據的附加價值。通過對客戶交易數據的處理, 構建客戶消費模型, 分析客戶購買習慣、決策方式, 為上游商戶的商業決策和精準營銷提供支持;對客戶購買行為進行分析, 向下游拓展財務決策、征信認證、信用擔保、金融理財等業務。通過以第三方支付業務為核心向上下游業務領域延伸, 將不斷延長、拉伸支付產業鏈條, 逐步實現由單一支付業務向綜合金融服務轉變。
        
        2. 加快走出去的步伐, 拓展海外市場空間。
        
        網聯平臺成立, 第三方支付行業競爭格局面臨重塑, 國內競爭將越發激烈, 支付機構競爭壓力倍增, 加快走出去步伐、積極開拓海外市場是占優選擇。由于第三方支付極大的便利性, 該新型支付方式廣受海外消費者的歡迎, 被譽為中國“新四大發明”之一。當前第三方支付機構應當充分借助我國在網絡支付領域的技術、人才、資金等領先優勢, 加快支付服務國際化步伐, 加大對海外第三方支付市場的開發力度。
        
        一是支付標準、技術和產品輸出。第三方支付機構應當加強與國際金融、國際標準等機構合作與溝通, 積極推動我國支付標準成為國際電子支付領域通行標準, 搶占全球第三方支付市場“制高點”;應當鼓勵和支持第三方支付機構將支付技術向國際專利管理機構申請專利技術注冊, 為第三方支付邁向國際市場保駕護航;應當推動第三方支付掃描、識別設備及二維碼、條形碼管理系統等產品的對外輸出, 使我國支付設備成為國際電子支付領域主流產品。二是支付模式輸出。應當鼓勵和支持有實力的第三方支付機構采取直接投資、間接并購等形式投資海外支付機構, 輸出國內經營模式、盈利模式, 推動海外第三方支付市場發展。三是支付服務輸出。應當借助海外購、跨境購、跨境旅游等對外經貿活動, 積極吸引海外商業機構、銀行機構加入第三方支付體系, 加快推進第三方支付服務在海外國家的落地。
        
        3. 完善監管政策制度體系, 平衡政府監管與市場創新。
        
        以共建、共有、共享原則為導向, 加強第三方支付市場體制建設應當成為第三方支付市場發展的重點。一是針對制度薄弱環節, 完善制度體系。當前我國第三方支付市場網聯監管平臺剛剛設立, 監管政策體系還不夠健全, 供需結構性矛盾突出, 制度散、少、弱的問題凸顯, 制度引導效應、協同效應難以發揮。應圍繞第三支付機構的市場準入、運行、退出等關鍵環節以及網聯平臺使用費率、支付結算費率、備付金歸屬、客戶信息、交易數據保護等核心問題, 加快修訂、完善現行監管制度, 提高監管制度層級, 增強制度剛性約束, 構建多維度、全過程、全覆蓋的政策制度體系, 為第三方支付市場可持續發展提供清晰的制度預期和穩定的政策環境。二是平衡政府監管與市場創新。政府監管是第三方支付市場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基石, 市場創新是第三方支付市場可持續發展的不竭動力。應當在審慎性原則指引下, 有效兼顧政府監管要求與市場創新需求, 既要密切關注支付市場技術變革, 充分尊重市場創新精神, 在商業可行、風險可控的前提下, 以更為務實、高效的政策措施推動第三方支付市場可持續發展, 又要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政策底線, 強化第三方支付市場業務監管, 確保第三方支付行業長期穩定, 最終實現政府金融監管目標與支付機構創新行為的有效統一。
        
        4. 破除支付市場壟斷, 促進市場公平競爭。
        
        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是市場機制發揮作用的前提, 也是市場長期可持續發展的有效保障。當前寡頭壟斷的市場格局, 破壞了市場公平競爭環境, 扭曲了市場競爭機制, 不利于我國第三方支付市場長期可持續發展。一旦支付寶和財富通兩家機構發生經營波動, 極易引發系統性風險, 甚至造成整個金融市場動蕩。雖然雙寡頭壟斷的市場競爭格局在網聯監管新規出臺之后會有所改變, 但是短期內支付寶、財付通的寡頭壟斷地位仍然難以撼動?紤]到支付寶、第三支付占據的高比例市場份額和控制的巨量備付金, 政策導向應以風險管控為主。應依托網聯監管平臺, 加快建立企業備付金比例變動報告制度和信息持續披露機制, 要求第三方支付機構持續披露超出規定比例的備付金變動事項和重大對外風險投資行為, 力求確保第三方支付機構管理的巨量備付金得到有效、及時、動態的監管。長期來看, 應當按照低門檻、嚴監管的思路, 在強化政府對第三方支付市場監管的同時, 逐步降低市場準入門檻, 適度放寬市場準入條件, 鼓勵實力雄厚的商業企業參與第三方支付市場競爭, 平衡當前市場兩家獨大的格局, 促進第三方支付市場公平競爭格局的重建。
        
        五、網聯監管模式下第三方支付市場可持續發展的效應分析
        
        1. 加速社會誠信體系構建。
        
        長期以來, 我國社會誠信體系主要依托銀行征信系統構建, 第三方支付機構依據日常消費活動產生的精確反映客戶個人信用的數據被排斥于社會誠信體系之外。另外, 直連銀行模式下, 由于第三方支付機構相互獨立、互不相通, 依據各自商業活動沉淀的交易數據而形成的客戶信用檔案無法發揮聚合效應和協同效應, 失信客戶在多家支付機構違約退貨、延付貨款的現象時有發生。伴隨著網聯監管模式的逐步推進, 網聯平臺將成為客戶市場交易行為數據中心, 第三方支付機構的交易數據將統一通過網聯平臺進行集中處理, 基于網聯的第三方支付市場征信系統通過與央行主導的銀行征信系統的對接, 將形成覆蓋教育、醫療、購物、金融等全領域的社會誠信體系, 這將加快我國誠信社會的建設進程。
        
        2. 推進“無現金社會”形成。
        
        貨幣流通是市場經濟運行的潤滑劑, 主流支付方式的改變帶來的影響絕不僅僅是用戶體驗優化和市場效率提升, 更是社會經濟結構和運行方式的重構。伴隨著金融科技的快速進步, 第三方支付方式快速普及, 無現金社會的構思逐步實現。網聯平臺的推出, 將使得第三方支付體系由封閉、破碎轉向開放、完整, 支付體系的運行效率更高, 客戶資金更加安全, 市場競爭更加公平, 第三方支付機構產品創新、場景創新活動更加活躍, 第三方支付方式將在更大范圍得到普及, 這將促進我國“無現金社會”加速到來。
        
        六、結論與啟示
        
        第三方支付是我國經濟的高速發展與滯后的傳統銀行金融服務共同作用的必然產物。它帶給我國社會經濟運行效率變革的同時, 也深刻影響著我國社會經濟結構。本文通過對我國第三方支付市場發展現狀及網聯監管模式對第三方支付市場影響的分析, 提出了拓展支付場景、延伸產業鏈條、開拓海外市場空間、完善政策體系、破除市場壟斷的發展舉措, 這將有利于我國第三方支付市場的長期可持續發展。隨著第三方支付方式的加速發展, 必然會對我國社會經濟運行產生深刻影響。其一, 伴隨著網聯監管模式的加速推進, 第三方支付體系將融入國家征信體系, 覆蓋各領域的社會誠信體系將逐步建立;其二, 網聯平臺的建立, 將有效破除第三方支付市場壁壘, 為第三方支付市場營造公平、開放、共享的市場環境, 這將加速我國“無現金社會”的形成。
      南昌红谷滩男士养生的

      <span id="2762z"><output id="2762z"><nav id="2762z"></nav></output></span>

        <span id="2762z"></span>